憑藉2017台灣文博會的時機,兩位幾乎素昧平生,只在大學推理暑訓短暫相遇、各自於台北及嘉義推研社默默耕耘的推理後進──楚然、謝鑫,2017422日在花博爭豔館D2-009網迅雲端,代表《發條紙鳶: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徵文獎傑作選》的眾多作者群出列推薦,主講「真的每一學期都會少一個人嗎?大學推研社團的日常生活」,藉由大學生的平日生活發端,連結日常之謎,進而推介主打書。

20170422台灣文博會.jpg

年輕人認真努力、專注力一流,加上現今科技便利,二人約於一週前準備投影片,前一晚更透過手機將隔日的對談內容大致敲妥,原本謝鑫期望從一段相聲開場,然而礙於練習時間不足,當天未能運用,僅將劇本草稿張貼如下:

 

楚:很高興今天來到文化博覽會,大家好,我是楚然

鑫:大家好,我是謝鑫,我也很高興(打哈欠)

楚:你怎麼看起來這麼累啊

鑫:我昨天看書沒睡好,做了一個惡夢

楚:做了什麼惡夢

鑫:我夢見我昨天來到一間黃色的房間,房間裡有個鳥籠,養著三隻燕子

楚:這有什麼可怕的?

鑫:問題是這四隻燕子會講話,還有自己的名字

楚:真的假的,牠們叫什麼名字

鑫:一隻叫京極夏

楚:燕?

鑫:另一隻叫西澤保

楚:燕?

鑫:第三隻名字比較長,叫連城三紀……

楚:燕?

鑫:最後一隻叫林斯

楚:燕?

鑫:不要每隻鳥的名字最後都加燕好嗎?你會在你名字後面加人嗎?

楚:先別管前面那三隻,後面那隻是不是之前在台灣,後來又跑去了紐西蘭。

鑫:你怎麼知道!

楚:這在場的都知道吧!

鑫:你別管嘛!夢嘛!你還讓不讓我說?

楚:好,你說你說

鑫:桌上還有一封信,是一個叫龔步美的人寄給我的!

楚:宮部美幸!

鑫:龔步美!龍共龔,名偵探柯南裡那個小女孩步美。

楚:好好好……信裡都寫什麼啊!

鑫:她說經過她明查暗訪之後,我爸在外面有個兒子是我弟弟,叫做克里斯

楚:克里斯弟?

鑫:男的啦!

楚:信裡還說什麼?

鑫:說我爸在日本有棟可以直接看到富士山美景的別墅,說本來最近有棟建築物擋住了景色,不過沒關係,我爸把他炸了這樣!

楚:你爸是恐怖分子啊!

鑫:然後說我可以擁有這棟別墅,因為我是大兒子,還說我是日本人

楚:那你的名字是?

鑫:法月官

楚:法月官(綸)太郎?我呸!你配得上?

鑫:當然配不上啊!所以我就嚇醒了。

楚:你終於醒了!

鑫:我看著手錶,想說快趕不上火車了!急急忙忙衝出去騎我的摩托車,趕到嘉義高鐵站。

楚:你還差點遲到啊!

鑫:然後我看到一台火車緩緩駛來,它由一節炊事車,就是負責煮菜的那種,一節臥舖車廂和兩節普通客車廂組成。

楚:它是……?

鑫:東方快車!

楚:那是台灣高鐵啦!你還在睡喔!(輕拍鑫頭)(兩人鞠躬)

 

由氣質編輯辛秉學暖場,謝鑫及楚然默契極佳、一搭一唱,將現場的氣氛炒得火熱。楚然嫻於辭令,主導話鋒且能前後貫串,而謝鑫屢屢對林斯諺宣戰,懷抱著超越前輩的野望,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魄。除了主講者外,作者群之一的森木森與Fish、好友Akane,以及評論者路亦到場應援。

20170422《發條紙鳶》新書發表會.jpg

以大學生平日生活為始,講述上課、參與社團、打工、談戀愛等,都是為了成為有用的人。加入推理小說社團以後,這些共同的因素反而轉成創作推理小說的養分,而身為有為青年的大家,加入推研社絕對不是為了犯罪而準備。透過參與推理社團能認識相關團體,與同好共同討論推理小說,得到一些特殊的相關知識之餘,更能一起參加暑訓、推理講座,可謂好處多多。依照創社順序,將優秀的大學推研社團記載於後:

 

台灣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(1996年起)

暨南國際大學推理同好會(1999年起)

中正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(2001年起)

中國醫藥大學推理研究社(2003年起)

台北醫學大學推理研究社(2005年起)

東華大學推理研究社(2005年~2008年)

中山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(2007年~2009年)

交通大學推理研究社(2011年~2014年)

政治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(2012年起)

 

而我們其實也引領期盼現下運作的國、高中推研社員成為大學生後,能投入大學推研。楚然和筆者的觀察一致,目前為止,大學推研尚未收過來自國、高中推研畢業的新生。雖不清楚日前運行概況,仍把花樣年華、前程似錦的推研名列於下:

 

北一女中推理研究社

景美女中偵探推理研究社

中正高中推理研究社

松山高中海龜湯社

麗山高中推理研究社

台中女中邏輯推理研究社

花蓮女中推理研究社

和美實驗學校邏輯推理研究社

大甲國中推理小說閱讀研究社

居仁國中推理研究社

 

楚然點擊PPT時,雙眼圓睜、表情真切,很吃驚有這麼多的國、高中推研社嗎?在台下擔任聽眾的路那說:這不是你們做的嗎?他反應迅速地表示:演講PTT如《發條紙鳶》一樣,也是聯合創作。針對主講者不疾不徐的發言,身為提供資料的筆者簡直冷汗直流。

提及「那些沒什麼用,卻滿有趣的相關知識」,老實說,與其討論怎樣殺人比較方便,不如談談怎麼被殺比較快,因此要怎麼做呢?謝鑫建議對尚未看完某本推理小說的人直接講結局,這是最快累積殺意的方法,楚然補充可由書籍首頁直接圈出某個角色的名字,註明「此人是兇手」。淺顯易懂的分析,相信在場各位瞬間理解言談中的精髓。

柯南裝備三寶為眼镜、滑板和手錶,破案三寶是偷聽、變聲與手錶,而殺人三寶則為炸彈、氰化鉀、釣魚線。說起氰化物散發苦杏仁味,謝鑫遙想知名的嘉義杏仁茶,力邀楚然前往中正大學拜訪,約好未來成行必定請客。楚然斷然拒絕,表示不喜歡杏仁的味道,幽默而挑釁地反問謝鑫:你被請喝過了嗎?

真的每一學期都會少一個人嗎?破除大眾對於推研社的迷思,其實,不太可能死人啦。再來,推研社中是否有如古籍研究社內充滿好奇心、大眼睛的萌妹子呢?楚然點提加入推研見真章。推理小說研究社的都市傳說,最大宗的是社員皆如柯南看透了一切,說真的,現實生活中,根本不會有警察來委託學生辦案,這一切都是大家的幻想罷了。真正的推研社員的實力並非「你從阿富汗來」這般鐵口直斷,而是「這人有呼吸、大約八小時前有睡覺、大概是個男的」,精準的程度大致如前所述。

那到底加入推研社有什麼好處?首先,比較容易接近知名作家,像勞倫斯‧卜洛克這種國際級大師也沒問題,去年10月份台中有場初野晴簽書座談會,也是由於加入推研社而能早先獲得活動資訊。再來,比較有機會認識國內推研社出身的路那、曲辰、寵物先生等人,還有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的外婆──余小芳。謝鑫訴說與余小芳前幾回見面,從對方身上領取多本推理小說,第一次裝滿袋,第二次準備袋子還是不夠裝,第三次只能從便利商店寄返家,特以「外婆」比擬,傳達溫暖之情。

至於推理小說書寫入門的推薦習作,肯定要提《發條紙鳶: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徵文獎傑作選》。楚然和謝鑫點頭如搗蒜舉薦:我們的筆名很優,作品具備紀念性,這些都是推研社員的少作,看得到青春的痕跡,同時具有各種推理小說類型的雛形,絕對有資格可以成為新人起步的範本。如此優異的作品,市面上的流通量有限,欲購從速;最大的期許則是,最好的作品是下一本。

謝鑫

〈兩分錢幣〉的作者,現為中正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的成員,聽說除了喜愛推理之外,也對漫才與相聲非常熱愛。

楚然

與另外兩位老師一起完成作品〈藝術在命案之前〉,曾為政治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的社長,目前就讀於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。

20170422傑作《發條紙鳶》.jpg

《發條紙鳶》點閱輕取、購書爽朗無負擔全連結任意門:

作家生活誌

博客來網路書店

讀冊生活

金石堂網路書店

三民網路書店

誠品網路書店(作者名勘誤,應為「余小芳」)

灰熊愛讀書(作者名訛誤,應為「余小芳」)

    余小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